“二房东乱象”成租房顽疾

造成小陈被迫搬家和房东收不到租金的,租房人都是前脚儿刚交了房租,北京市住房租赁市场累计交易200多万套次

(点击上面蓝字赵秀池添加关注,浏览更多房地产资讯)

王先生刚住进隔断房俩月,中介就以“扰民”为由强行要求其搬离,中介不仅砸了王先生合租室友的隔断房“示威”,且合租房内4户均被盗。日前,《租房未到期破财又毁房》的报道刊登后,多名租房者向北京晨报反映,自己也遭遇了类似“经历”。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以来,有关房屋中介强行毁约的投诉出现“爆发”态势。几乎无一例外的套路是,租房人都是前脚儿刚交了房租,后脚儿就被以各种理由毁约,而租户想要回房租却难上加难。在种种乱象背后,这一间间出租房犹如钓鱼诱饵,隐然指向志不在中介费的“黑中介”。

2016年,北京市住房租赁市场累计交易200多万套次,住房租赁规模与新房、二手房的规模之比为6∶1。面对如此庞大的交易规模,如何保障相对弱势的租客?

晚高峰地铁5号线里,小陈提着、背着几大兜行李挤在人群中。他没想到,第一次租房只住了6天就被房东扫地出门。另一边,房东也很委屈——房子不仅欠了8000元的租金,而且未经同意就被打隔断和转租。

遭遇一: 刚交房租,中介就翻脸毁约

近日,市住建委会同多部门联合起草了《关于加快发展和规范管理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昨天开始,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记者昨日调查发现,造成小陈被迫搬家和房东收不到租金的,其实是夹在中间的“二房东”。

租户黄政这几天一直在找当初与他签合同的中介李晓雷讨要房租。今年4月份,黄政通过北京房海恒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租下了丰台区西府景园4号楼的一间主卧,每月租金2200元。押一付三再加上中介费、卫生管理费,一次性付款11830元。

未来,这一新政将涉及北京市国有土地上依法建设的住房、集体建设用地上符合城乡规划建设的租赁住房。新政涉及增加租赁住房供应、建立住房租赁监管平台、提供便捷公共服务等多方面。

  租户被赶:

“结果住了3个多月,在交了第二次房租6600元后不久,8月15日李晓雷就强行带人换锁,要求我们搬出去。”黄政说,中介让他们搬离没有任何理由。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加上客厅隔成的两间,总共住了5户。在协商未果之后,中介将该房屋断水断电,并带人来砸门、砸隔断、扔东西,威胁租户搬走。最终,其他几户在拿了中介退的1000元到1500元后离去,但黄政态度强硬拒不搬离,中介答应为其换房。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新政的目的在于完善购租并举的住房体系,建立健全出租住房合法、主体权责明晰、市场行为规范、租赁关系稳定、权益得到有效保障的住房租赁管理服务制度;同时,多渠道增加租赁住房供应,培育机构化、规模化住房租赁企业,引导居民形成先租后买的梯次消费模式,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近4万租金退还没着落

9月底,李晓雷给他换到丰台区珠江风景23号楼207室一间次卧,月租金1600元,要求押一付四。这次与黄政签约的中介公司变成了北京房海顺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原先交的房租被扣除一部分费用后就不够了,黄政又交了4500元。“结果刚住了两天,回来后发现大门、隔断都没有了,去找中介公司,开始答应两天内换房,第三天再去,中介公司人去楼空了。”黄政说,他前后两次租房,损失一万多元。

在北京,无论是买新房、还是买二手房,交易环节必过的一关就是“网签”。交易到住建部门备案、双方公开透明,房子的信息更真实,也防止出现“一房多卖”。

  8月11日,来京工作的小陈在网上看到了一条房屋转租信息:由于要回老家发展,之前在朝阳区华纺易城租来的房子需要转租出去。这是一套三居室,客厅又被隔出两间。当天,小陈签订合同租来了12平方米的隔断间,按照“押一付三”的标准,他向二房东徐某支付了6450元。

遭遇二: 房源混乱,从二房东手里拿房

此前本市在租房网签方面尚处空白。但未来随着租房新政的落地,本市将实现租房合同网上签约。

但6天后,这套房子的真正房东出现,要求小陈和其他4位租户搬走。房东女婿姜先生向记者解释,因为二房东擅自打隔断、群租,被人举报到相关政府部门,房东才发现房子被人打隔断和转租了。

为了讨要房租,黄政建了一个“房海顺通维权”的微信群,群里“受害人”达50多人。上周五,他得知群里住在丰台玺萌鹏苑的租户遇到了房东上门收房,而且李晓雷也会出现在那里,赶紧带了七八个租户前去要钱。结果去了以后并没有看到李晓雷,原先的租户们也都搬走了,只剩下中介的人守在房子里。

根据征求意见稿,本市将组建住房租赁监管平台,其中就涉及租房网签。

  稍早入住的租户透露,最初房子里并没有打隔断,二房东也曾承诺过不打隔断,但没过几天客厅就被强行加上了隔断。“事情发生后也联系不上二房东了,本该上月就要季付租金,目前还欠着8000块钱没交。”姜先生说。

北京晨报记者在涉事的3号楼22E看到,两室一厅的房子除了主卧和次卧,客厅隔成了三小间。现场一片狼藉,除了厨房门还在,其余房间包括卫生间的门都被拆了,隔断墙到处是破洞。

几天前,杭州方面宣布打造全国首个智慧租赁平台,而北京的租赁监管平台将提供更多的服务。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解释,与传统平台不一样,政府部门只是打造一个监管平台,将链接市场上各式各样的网络交易平台,再由网络交易平台直接面向社会为老百姓提供服务。现在一些房屋中介已有的交易网站,符合相关要求,就能成为网络交易平台。

  剩余的租金成了房东和租户争执的焦点。房子内的5位租户的房租都基本付到了10月底,多付租金近4万元。由于房东是与二房东签约,因此房东拒绝向租户退还剩余租金,租户还需向二房东讨回这笔租金。

守在房间里的两名东北男子,开始自称也是租户,但随后被黄政等人识破。记者询问一名自称姓林的男子是不是房海顺通或房海恒通公司的人,他说,“公司早就黄了,被工商局查封了,现在都是个人单干。”而他自己刚来一个多月,还不了解情况。然后不理会众人,穿上外套扬长而去了。

如果有市民想把房子对外出租,就可以到这些平台上发布信息,平台还可以向老百姓提供网上签约、登记备案申请、交易资金监管、信用信息查询等服务;老百姓也可以像淘宝一样,给相关企业好评、差评,作信用评价。

  一周前,租户们的电卡、水卡被房东收走。“因为热水断了,我们已经五六天没洗澡了。”于是,租户们在协商多日无果后,不得不搬离。

记者随后联系到租户王女士,据她介绍,她是通过“天涯地产”的房产中介与李晓雷联系上,在11月21日与他签的合同,租住一间次卧月租金1300元,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等费用共计18400元。“当时我们都以为李晓雷就是房主。后来才知道他连二房东都不是。”

平台要替房东、租户保密

  转租乱象:

结果刚住了一个多星期,二房东和房主同时上门,他们均表示不知道房子被转租出去做了隔断房。王女士说,起初李晓雷不退房租,还让租户们和他一起与二房东“死磕”,因为他把房租交给了二房东。协商到最后,李晓雷退给了她7000元钱,收回了合同,里外里她损失了11000元。其他几个租户都是押一付三,拿到了一个月的房租也都交合同走人了。

网络交易平台、房地产经纪机构、住房租赁企业等应当对获取的租赁当事人相关信息负有保密责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要求和约定使用相关信息。

  二房东不露面身份成谜

遭遇三: 私吞房租,房东本人来收房

与此同时,住房城乡建设部门也会会同相关部门加强对网络交易平台的动态核查,发现网络交易平台不符合相关条件、在住房租赁服务过程中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市住房城乡建设部门可按规定终止其与住房租赁监管平台的系统链接;涉嫌犯罪的,移交公安部门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房东是谁?说起来扑朔迷离。房内的5位租户中,小陈与另一户是与徐某签的合同,而另外3人则是跟李某签的。

租户察渭霞通过房海顺通租住丰台区青塔蔚园13号楼一套房的次卧,租金每月1200元,她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加各种费用16330元,就住了半年,房东上门来收房,原因是没收到中介公司应交的房租。同住这套房屋主卧的张月,刚刚交了半年房租和服务费10530元,结果住了还不到一个月。“刚住进来的时候房子并没有打隔断,有一天回到家里客厅就突然出现隔断,也住上人了。”察渭霞说,当初租房子的时候中介明确说了不是隔断房。

京籍无房租户跨区入学 要“双满三年”

  租户们凑到一起协商,才发现二房东一直在撒谎。李某在与租户刘丽签合同时,曾自称房东,甚至还拿出来产权证和业主身份证复印件。“业主是一位明姓女子,李某说是他母亲。”正是这些证件复印件,让刘丽相信了李某。前后脚入住的其他租户则说,李某自称是房主的朋友,房主在国外,委托其对外出租。

房东上门后两人一问才知道,中介公司租下这套房每月交给房东4500元,但打了隔断转租给4户,每月房租一共才4200元。“正经的中介公司怎么会做这样的亏本买卖?”

租房,还是买房?住房刚需族在做这道选择题时,不少人是因为子女上学问题选择了后者。在此次租房新政中,如何保障租客在子女入学上的权益?

  当租户们转而寻找二房东时,却发现要么不接电话,要么采取拖延战术。李某在合同中所留电话都已停机,微信也极少回复。此事发生后,李某曾透过微信说已跟房东交涉好,可住到10月底;但只隔一天,房东就上门来通知租户“只能住到8月底”。如今,快半个月过去,租户基本都已搬走,房东、二房东与租户之间依然没敲定如何退还租金。

租户贺萌萌也是通过房海顺通租下青塔蔚园13号楼一间次卧,在她交了第二次房租没多久房主就来收房了,原因也是没收到房租。

政策的突破在于对京籍无房户上,这上面有个“双满三年”的条件。征求意见稿显示,本市户籍无房家庭,符合在同一区连续单独承租并实际居住3年以上且在住房租赁监管平台登记备案、夫妻一方在该区合法稳定就业3年以上等条件的,其适龄子女可在该区接受义务教育。

  “让你搬你就搬啊?我们这边沟通,你就不搬!”另一位二房东徐某对小陈说。但此后徐某并没有现身解决问题。“我是6月从李某手里租来隔断间,再转租出去的,并没有接触过房东。”昨天,徐某在电话中向记者说。至于退租金一事,他依然推给了房东和李某。

而租户刘彭的经历更是离奇,他通过房海顺通租了珠江风景小区一间主卧,在刚刚交了第二季度6900元房租没多久,中介公司就带人前来砸门换锁,以更换中介公司为名,要求每户再加100元的“换锁费”。而交了换锁钱不到一星期,没收到房租的房东就上门要求他们搬走。由于中介公司要求提前一个月交房租,实际上是押二付二,刘彭损失了8000多元。

也就是说,如果一家三口户籍在延庆,无房,在海淀区租房,以前子女上学基本需要回到延庆;而现在,在海淀实际租住3年以上、夫妻有一方在海淀有稳定工作,并在监管平台上完成了登记备案,孩子就可在海淀上小学、初中。

  不过,小陈否认了徐某的说法。他解释,房东曾出示与他签合同人员的身份证复印件。其中一人的身份证号码与徐某在小陈合同中所留的身份证号码完全一样。但格外吊诡的是,虽然身份证号码一样,但名字姓氏则从“徐”变成了“朱”。

“怕他们用房子继续骗人,我又看不住”

对于非京籍租户,其实本市此前就已经有申请就近入学的政策,新政并未有明显差别:根据监管平台登记备案信息、本市关于非京籍人员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具体规定,申请在所在区上小学、初中。

  把关不严:

目前住在平谷的房东刘先生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他的一套房子在好几年前就租给了房客李女士,每月租金3700元,约定按季度交房租,她也都按时收到了钱,所以一直都没来这边看。上个月同住在该小区的父亲收到电话局通知,说这套房子欠电话费了,上门准备通知住户交电话费,才发现房子被隔成了群租房,他非常生气,带人把门都拆了。

但也有教育人士提醒,在子女入学方面各区有各区的政策,具体操作环节仍需要关注教育部门的政策信息。

  网站不审房源真实性

然而刘先生现在想把房子收回来成了难题。他与租户李女士的合约到明年4月21日截止,而当起了“二房东”的李女士把房子又转租给了房屋中介,虽然房子被打了隔断成了群租房是违规的,中介的人却揪住主卧说是正规的,现在有合同约定还未到期,所以会一直住下去。刘先生也想通过换锁的方式把中介的人赶出去,但中介手中有租房合同,他们可以拿着合同找开锁公司的人来开锁。

京籍租公租房可办户口登记

  华纺易城这套房子的诡异经历,恰恰折射了租房市场混乱的“二房东乱象”。

上周五,趁中介的人都不在房里,刘先生赶紧给大门换了锁。果不其然,当天晚上,中介的人就又住了进来。“我打听了一圈,说要收回这房子只能走法院,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现在怕的是他们利用这套房子继续骗人,我又看不住。”

细看新政征求意见稿,对于办理户口登记方面,市场化租房并未明确;而是在保障房方面有所优化。

  根据本市去年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和规范管理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承租人不得擅自转租、合租,合同明确约定可以转租、合租的除外;次承租人不得再次转租。如果李某是二房东,徐某从李某租来房子后,再转租给小陈,就属于再次转租,已违规。

“找公安工商都没用,没法定我们罪”

承租人为本市户籍,承租公共租赁住房和直管公房的,可根据住房租赁监管平台登记备案的信息依法申请办理户口登记和迁移手续。这样一来,一些是北京集体户口的公租房家庭,就可以把户口落到公租房上。

  二房东违规转租是租房市场里多年难去的顽疾。由于二房东手里有钥匙,租房时也拿到了房主身份证件和房产证复印件,极易假冒房东,骗取租金后跑路,最终房东拿不到房租要收房、租户交了租金反而住不了。

微信维权群里的租户50多人,受损失最低的4000元,最多的一万八九,总数达到四五十万元。

目前,本市公租房还未真正开放户口登记和迁移。“不像产权房,公租房退租比较频繁,如果能把户口落在公租房上,户口如何迁移等细则还需要进一步探讨。”本市运营保障房项目的一位负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