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城市”,看远程视界集团韩春善如何布局?

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了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住院病人、门诊病人和医保基金继续流向三级医院,住院病人与医保基金流向就充分反映出分级诊疗的现状,全国基本医保基金累计结存23440亿元,首份有关我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的公报,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了《2018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在健康产业基金方面,  远程视界在公益方面的探索工作非常多,发起健康产业平台

图片 3

住院病人、门诊病人和医保基金继续流向三级医院,而且流速和流量比二级、一级医院更快、更猛。

首份有关我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公报公布!

  在健康城市方面,也就是健康中国的战略,我们成立了互联网+健康中国的专项基金,通过健康城市的理念进社区、进学校、提升社区参与程度,通过开展全面健康管理服务可以培育区域健康文化的项目。

最近,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了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这也是2018年5月31日国家医保局正式组建以来的第一份医保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之前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医保由人社部在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里发布,新农合由国家卫计委在年度卫生计生事业发展统计公报里发布。

6月30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了《2018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这也是国家医疗保障局成立以来,首份有关我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的公报,《公报》数据详实,梳理这些数据有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三医联动改革成果和趋势。

  远程视界在公益方面的探索工作非常多,公司开展了精准扶贫健康行的项目,和国务院扶贫办、国家卫计委、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机构设立了多种专项基金。同时,远程视界还发起了白内障、耳聋康复、医生培训等多种专项基金,用实际行动支持基层医疗工作。

今年由国家医疗保障局独立发布,不仅仅是篇幅大,内容详实,而且由于没有了与其他工作成绩的关联,因此数据应该更客观真实可信。比如,住院病人与医保基金流向就充分反映出分级诊疗的现状,而这些“流向”也预示着分级诊疗的路,还很长,也给未来医保管理指明了方向,给医院和医生带来了很多启示。

图片 1

  在健康产业基金方面,远程视界和各地政府联合发布相关产业基金,和金融板块、产业紧密结合起来,发起健康产业平台,促进产业的发展。这就是远程视界为基层医疗,为县级医院一体化,为医联体的建设去做出的一些探索

图片 2

▋一、医保支出增速过快,控费仍然会是今年的重点

  会后,韩春善接受了动脉网记者的专访,特别针对最近火热的医联体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1.住院病人与医保基金继续向大医院流动

《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基本医保基金总收入21384亿元,比上年增长19.3%;全国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17822亿元,比上年增长23.6%,全国基本医保基金累计结存23440亿元,其中基本医保统筹基金累计结存16156亿元,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个人账户累计结存7284亿元。

  记者:目前,在国家的政策里面,医联体和互联网医院都是一个行业关注的热点,请问您认为医联体和互联网医院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公报》显示,2018年参加全国基本医疗保险134459万人,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基本实现人员全覆盖。医保基金总收入21384亿元,比上年增长19.3%,总支出17822亿元,比上年增长23.6%,累计结存23440亿元。数据显示,医保基金收入、支出同步持续增加,而结余却在减少。

对比2017年的数据,据2017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总收入17932亿元,支出14422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37%和33.9%。年末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累计结存13234亿元。

  韩春善:互联网医院和医联体是一个互补的关系,医联体是核心,互联网医院是平台和工具,在医联体的机制下去提升基层医疗的能力。

那么1.78万亿基金流向了哪里?《公报》显示就医选择继续趋向三级医院。

据此计算,2018年医保基金结存较2017年大幅增加,由此看出2018年医保控费效果显着。虽然去年医保结存了2万亿元,但从支出的情况来看,这些结存也只够维系全国一年的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抗风险性不高。

  通过互联网医院实现互联网医疗,它可以促进医联体的建设。因为医联体实际上是通过大医院带小医院实现的纵向联合,实现分级诊疗模式。大医院带小医院实现强基层,提升基层医疗机构的能力。

2018年,职工医保参保人员在三级、二级、一级及以下医疗机构住院分别为3084万人次、1829万人次、724万人次,分别比上年增长9.7%、3.8%和1.9%,分别占当年住院总人次的54.7%、32.5%、12.8%。

从数据上来看,今年医保支出的增速远高于收入的增速,说明目前我国医疗需求得到了充分释放,为规避医保基金“穿底”风险,医保控费仍势在必行,从今年试点的DRG支付方式改革也可以看出,多种形式的医保支付方式正在推行中。

  医联体是为基层医疗能力提升的一个主要形式,而互联网医院可以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去帮助医联体的发展,从而实现为基层医疗机构的赋能。所以,他们之间是一种互补的关系。

普通门急诊人次在三级、二级、一级及以下医疗机构的分布分别为33.3%、22.5%和44.2%,较上年占比分别提高1.8个百分点、降低1.1个百分点、降低0.7个百分点。

▋二、分级诊疗还在路上:患者流向三级医院的趋势仍在

  记者:医联体概念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提出了,今年4月国务院再次强调医联体建设,您认为政策上的升级有哪些

而2012-2018年共计7年,在不同等级医院住院人次分布比例也显示,三级医院在持续稳定上升,而二级和一级医院在持续稳定下降,说明人们在选择医院就医方面并没有按照分级诊疗政策指引向基层流动。

虽然,近年一直在推行分级诊疗制度,但单从职工就医趋势的数据上,分级诊疗离落地还有一段距离,数据显示,患者流向三级医院的趋势仍在。

  韩春善:在早期,医联体是比较单一的,通过三级医院、二级医院、一级医院组成这样的区域医疗机构的联合体。现在的医联体模式是多种形式的,比如现在有四种形式的医联体,还有医共体、专科联盟、远程医疗协作网等等。而且新的文件还要鼓励进行更大的探索,就是各地的医联体内,医生可以实现自由执业,在医联体内也可以进行统一的药品招标采购,打破了省级招标的格局。

而医保基金的流向也是这种趋势。《公报》显示,在三级、二级、一级及以下医疗机构的住院费用分别为4363亿元、1533亿元、408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0.2%、4.8%、4.3%,分别占住院费用的69.2%、24.3%、6.5%,占比分别比上年提高1.1个百分点、降低0.9个百分点、降低0.2个百分点。

2018年全国职工医保普通门急诊待遇人次在三级、二级、一级及以下医疗机构的分布分别为33.3%、22.5%和44.2%,较上年占比分别提高1.8个百分点、降低1.1个百分点、降低0.7个百分点。

  探索医保控费的健康管理模式,都是医改要做的事情,以前很难做到。现在通过医联体,既有上级医院资源,又有基层医院的资源,它的能力更强,更容易达到医改的目标,让政策更容易落地。

据此可以看出,住院病人、门诊病人和医保基金继续流向三级医院,而且流速和流量比二级、一级医院更快、更猛。

图片 3

  以前要到基层看病,但基层能力不行,现在通过医联体实际上能把基层的能力弥补了。另外,这次医联体鼓励社会产业,包括民营医院来共同参与,这是一个积极的探索。特别像我们这种第三方的医联体的运营机构去参与,这样的政策比以前单纯的政府推动的医联体模式更有生命力。

2.人流与资金流说明分级诊疗并不成功

图片来源:2018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记者:远程视界如何服务医联体,服务对象是谁呢

按照国家分级诊疗政策规定,通过强基层、签约服务、医联体引导优质医疗资源下称,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让病人在家门口享受到大医院专家的医疗服务是分级诊疗的初衷,几年来,从诸多媒体报道看,签约服务签了很多,医联体也建了不少,很多试点地区也出了不少典型经验,但卫生统计和医保统计数据似乎都表明:病人并不买账。

诚然,虽然患者仍然有流向三级医院的趋势,但不可否定近年来部分地区在分级诊疗的探索中取得了不错成绩,下一步需要将更多的成功经验进行推广,随着这几年,医疗卫生政策不断完善,分级诊疗有望快速推进。

  韩春善:医联体的建设中我们重点打造的是专科医联体,通过远程平台构建这个医联体,使其更容易实施。让大医院带动基层的医院,让基层专科实实在在感受到能力的提升。第二个,就是打造区域内的县乡村,建立一体化的医共体,我们通过区域心电、区域检验、区域影像的模式,把县乡村一体化连起来,形成了医疗共同体。所以,远程视界的服务对象从三级医院、二级医院、一级医院到村卫生室都有包括,特别是县一级的医院,它有可能接受村卫生室发起的远程专科会诊请求,也可能针对疑难杂症向三级医院发起会诊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