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2018年度报告:从总量为王,到结构胜出

全球经济有望进入复苏增长阶段,经济增速有回落的内在要求,估计2018年GDP增速小幅回落至6.5%左右,预计在未来几年内通胀稳定在2%附近,出现低通胀的原因之一可能是长期可持续失业率较低,预计未来几个月就业市场将进一步走强

图片 1

投资要点:

美联储大佬们经常会发表一些重要言论。想了解他们都说了啥?本文将带您一网打尽

   
当前,中国经济以总量为主的高增长时代基本结束,已显现出结构升级的中速增长特征。经济增速有回落的内在要求,但增速大幅下跌的可能性也不大,估计2018年GDP增速小幅回落至6.5%左右,相应的投资机会估计也是结构性的。

图片 1

   
全球经济回暖,中国经济显韧性。根据IMF预测,2017年全球实际GDP同比增速可达3.62%,增速由降转升。从2000年以来9年一个经济增长周期的情况看,全球经济有望进入复苏增长阶段,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均有迹象已经先后进入复苏阶段。中国一些软指标已率先回升,如PMI、进出口、用电量、设备更新等增速已经于近两年开始回升,经济发展显示出较强的韧性。

美联储主席耶伦:加息反应了渐进升息观点是有依据的。低利率将支持估值提高。小变化不会改变缩表政策。缩表将对期现溢价带来上行压力。稳健的劳动参与率显示就业市场有所改善。预计未来几个月就业市场将进一步走强。失业率预期略低于长期水平。劳动力市场并未过热。薪资增长依然处于较低水平,料小幅上行。预计在未来几年内通胀稳定在2%附近。2017年通胀的意外疲软是暂时性的。出现低通胀的原因之一可能是长期可持续失业率较低。经济持续朝美联储目标前进。预计税改方案将提振需求。今年股市已经涨的很多。

   
经济发展的结构性特征越发明显。(1)投资主导的第二产业贡献下降,消费主导的第三产业贡献上升。(2)新技术、新兴产业崭露头角,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互联网、通信等新兴产业快速崛起,战略性新兴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和科技服务业增速较高,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速超过100%。

宏观经济2018年度报告:从总量为王,到结构胜出。全球经济发展风险逐步平衡。比特币在支付系统中作用很小。比特币是高度投机的资产。比特币不是稳定的价值资源,不是法定货币。预计未来几年经济温和增速将加快。比特币对于金融稳定的风险有限。没有发现银行存在显著的比特币风险敞口。如果比特币下跌,一些人可能损失惨重。要实现4%的GDP增速具有挑战。收益率曲线趋平反映出短期利率走高。收益率曲线或将较以往更扁平化。

   
美联储加息缩表有超预期的风险。美联储加息常常会引发世界性的金融、经济危机,如拉美债务危机、东南亚金融危机、美国次贷危机等。为应对次贷危机,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大了400%,联邦基金利率降到了0-0.25%。随着经济好转,失业率下降,美联储从2015年开始加息、2017年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但因为通胀水平不达标等,加息速度很慢。受中国PPI上升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预计2018年美国通胀水平将有较好回升,美联储加息、缩表有超预期的可能。这可能会导致全球资金紧张,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风险增加,我国资金流出压力加大。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维持利率在1%-1.25%将有助于支撑通胀预估并提高通胀升至2%的可能性。只要美联储缓慢缩表,政策仍然是宽松的;缩表可能需要3-4年;缩表不太可能会对金融试仓造成重大影响。

   
经济转型有压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很难继续保持较高的增速。(1)人均收入达到中高收入水平后,经济增速一般都会下降,拉美一些国家更是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2)从经济增长模型来看,劳动力人口下降,资本投入增速趋降,技术创新虽已有成效,但力度仍然不足,经济增长缺少强动力。(3)估计2018年通胀会走高,同时考虑到防止资产价格继续大幅上涨,货币政策的空间在变小。财政政策受制于控制地方债风险,政府投资空间也受到限制。(4)2017年迎来的最强环保监管,对经济增速也有一定影响。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没有足够的通胀数据支持2017年12月加息。预计缩表不会对市场产生影响。美国就业市场与通胀之间的关联可能已经消失。尽管就业情况增加,但未见通胀上升。不希望“干扰”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将关注减税是否会推动美国生产率上升。预计2018年经济增速在2%区间低端。美元走软合乎情理,因欧元走强G7国家都处于低增长、低通胀时期;从市场的低波动率中看不出任何特殊信号。

   
寻找结构性投资机会。企业盈利水平改善,养老金、A股纳入MSCI指数等增量资金入场,国家支持资本市场发展的政策不变以及国际环境进一步改善等,利好股市。但国家防风险去杠杆造成的流动性可能中性偏紧,货币收缩、利率上行对股市估值有一定负面影响。此外2018年股市解禁规模仍然很大,也有一定利空影响。总体来看,利多因素大于利空因素,但也难以走出大牛行情,估计以结构性行情为主,须防止美联储加息缩表过快的风险。建议关注新技术新产业、消费升级、行业集中度提升较快的细分行业龙头、需求稳定、供给受限的子行业,以及生态环保等相关个股。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支持美联储在2018年加息三次。随着美国达到充分就业,就业增速将会下降。通胀压力正在积聚;希望看到更多关于实现通胀目标进展的证据。预计宽松政策将逐步且耐心地退出。担心由债务融资的税改计划将增加赤字。对利率曲线趋平感到一定担忧。对10年期美债收益率表示担忧,限制了美联储的加息能力;(美股)市场涨势可能已经反映出了公司业绩和利率前景。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美联储可能不需要每年加息3-4次。当前利率在1.25-1.5%,或已经接近中性利率。中性利率或接近2%。美国经历持续地强劲就业增长。对美国通胀6年不达标的问题很担心。通胀预期有可能被锚定在2%目标之下。预计2018年美国GDP增速将达2.5%。不认为2018年是美国经济增长的突破年。如果收益率曲线接近倒挂,美联储需极度谨慎。多数的研究显示,中性利率将继续下降,而目前讨论的焦点则在于其是否已经触底。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短期利率回到零水平或促使美联储对通胀目标的重新评估。资产负债表的加护进展顺利。失业率低于4%是很有可能的;就业市场吃紧带来更大的价格压力;预计失业率将跌至充分就业水平。”美联储对通胀目标实施周期性的重新评估将是有建设性的。最佳的通胀率可能随着自然失业率变化而变化。

2%的通胀目标是否仍合理值得评估。担心我们可能会开始看到“追求收益率”类型的金融投资行为。如果我们遭遇巨大负面冲击,当货币或财政政策不能作出反应时,这些行为可能会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地缘政治风险”相比近几年更为严重。同时,美联储正处于转型期,我们将在理事会中拥有非常不同的领导层,这将使2018年成为一个有趣的转折年。货币政策框架的任何重要改变都需要与国会进行积极磋商。

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2017年再次加息是可接受的;每年加息三次对避免经济过热是合适的。不会在每次会议上修正资产负债表计划,目标是一劳永逸。美国经济扩张仍稳固,劳工市场强劲。通胀将在未来几年升至2%。通胀若短时高于2%是有益的。尚未考虑设定更高的通胀目标。不希望美联储过快加息使得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的风险。未见明显的经济过热现象。监管应该是应对金融不稳定性的第一道防线。金融稳定性对美联储政策制定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