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年内首次加息 专家:未来加息步伐或加快

同时也是市场对美联储刚刚加息的正常反应,因此市场利率总体仍将易上难下,1)美联储本次加息符合市场预期,央行顺势上调OMO和MLF利率5BP, 中国央行跟进调升公开市场利率,此举是对美联储加息的正常反应

利率上调属于随行就市、正常反应。央行公告称,岁末年初银行体系流动性需求较强,公开市场操作投标倍数较高,利率随行就市上行是反映市场供求的结果,同时也是市场对美联储刚刚加息的正常反应。由于目前货币市场利率已显著高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因此央行此举并非旨在进一步推高市场利率,更多是收窄两者利差,理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1)美联储本次加息符合市场预期。美联储认为11月份会议以来,劳动力市场继续走强,经济活动一直以稳健步伐上升。考虑到已经实现的及预期中的劳动力市场状况和通货膨胀形势,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提高到1.25%至1.5%。此决议以FOMC7位赞成,2位反对的形式得以通过。本次加息基本符合预期,市场上已经有充分的预期,政策声明公布后,美元跌至新低,美元/日元快速走高,标普500指数快速走高,黄金冲高回落,10年期美债收益率快速走低后反弹。

摘要:
北京时间今日凌晨2点,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25个基点,至1.5%-1.75%区间,这是美联储自2015年12月启动本轮加息周期后第六次加息。随后,中国央行跟进调升公开市场利率,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是对美联储加息的正常反应,可进一步收窄货币市场利率
…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25个基点,至1.5%-1.75%区间,这是美联储自2015年12月启动本轮加息周期后第六次加息。随后,中国央行跟进调升公开市场利率,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是对美联储加息的正常反应,可进一步收窄货币市场利率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之间的利差。当地时间3月21日,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在货币政策例会结束后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25个基点。这是鲍威尔就任美联储主席以来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
中新社记者 邓敏
摄  美联储为何此时加息?  对于美联储此次加息的时点和幅度,市场可谓早有预期,属意料之中。  决定美联储加息的就业和通胀两个关键数据表现良好。美联储3月21日发表的声明称,最近几个月以来美国劳动力市场持续走强,失业率保持在低位;通货膨胀率仍然维持在2%以下。  美联储当天还发布了对美国经济的预测,与2017年12月发布的预测相比,将2018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的预测从2.5%调高至2.7%。  加息后市场反应如何?  美联储加息后,美国金融市场迅速做出反应。美股先扬后抑,美元指数先涨后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小幅上涨;同时,黄金价格上涨。  相比之下,中国国内债市、股市表现稳定。  今日沪深两市股指高开低走,沪指盘中一度跌逾1%,午后有小幅反弹行情,尾盘再度回落。截至收盘,沪指报3263.48点,跌0.53%。中信期货研究报告指出,从资产端表现来看,美联储议息会议整体中性,不会对国内金融市场产生直接冲击。年内加息次数会否增加?  就业增长强劲、通胀走低等系列数据的向好,以及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乐观表态,似乎都预示着美联储在今年的加息步伐会更快。  “会快一些,”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中新网记者表示,首先是减税政策对美国经济有显著拉动作用,不少国际组织亦调升了美国经济预期,当经济增速超过2.5%,通胀压力就会增加;其次,美国就业持续向好,失业率甚至达到近年最低水平。  有分析认为,尽管现阶段美联储公布的2018年全年加息次数仍为3次,但在此次议息会议上,支持今年加息4次的声音较去年12月时增加不少,2019年的预计加息次数也从此前公布的2次增加到3次。 中国央行跟进调升公开市场利率
为哪般?  美联储确认加息后,市场关注焦点旋即转移到“中国央行是否跟进”的话题上。  3月22日,中国央行宣布开展逆回购中标利率小幅上行5个基点至2.55%,为去年12月以来首次调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据悉,央行上一次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也是发生在美联储宣布加息的当天。  中国央行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室负责人表示,此次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小幅上行符合市场预期,也是对美联储刚刚加息的正常反应。鉴于去年来货币市场利率持续高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此次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随行就市小幅上行反映了资金供求关系,可进一步收窄二者之间的利差。有利于市场主体形成合理的利率预期,约束非理性融资行为,对稳定宏观杠杆率起到一定作用。  中国下一步是否会加息?  对于中国下一步是否会加息的问题,赵庆明认为,货币政策作为宏观经济调控的两大手段之一,还应多着眼于国内需求。美元指数自去年初持续下跌,人民币并未承受贬值压力;再者,若中美经济周期不同步,也不适宜采取跟进调整的操作。  从长期来看,赵庆明坦言,美联储步入加息周期后,必然导致全球金融市场估值的变化,但他并不赞同“美联储加息将致美元升值、甚至资本回流美国”的说法。  赵庆明认为,“三者内在并无必然联系,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调整仍是以满足本国经济需求为根本,不以外部市场为导向。”  3月9日,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现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在回应“今年央行是否将跟随美联储脚步提升利率”时表示,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依据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我们要进行综合考量。同时,跨境资金流动是比较平衡的,在这方面我们要继续推进资本项目平稳的可兑换,同时也要防范风险。

   
引导预期仍是重要目的。相比今年1月和3月,本次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上调幅度仅5bp,可谓象征性加息。相比实际效果,其信号意义更重要。一方面,仍明确了货币政策维持稳健中性的态度,继续配合金融监管和去杠杆;另一方面,也释放出监管和政策将充分考虑市场反应、加强统筹协调的基调,尤其是在部分监管措施仍不明朗的情况下,避免市场过度悲观。

   
2)对经济和就业前景表示乐观。美联储本次会议对2017-2020年的GDP的实际增长预期进行调升,预计2017年实际GDP增长2.5%(前次预计增2.4%),2018年增长2.5%(前次预计增2.1%),2019年增长2.1%(前次预计增2.0%),2020年增长2.0%(前次预计增1.8%),另预计2017年到2020年的失业率均下调0.2%,以上均表明了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乐观预期。同时美联储预计通胀12个月内将处在略低于2%的位置,但在中期将稳定在2%,保持2018年、2019年以及长期利率目标不变,但上调2020年利率目标由2.875%至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