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郎垮台将诱发集镇潘多拉魔盒

反对国际援助方案和财政紧缩的左派政党一跃成为希腊第一大政党,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威胁和风险都更真切,希腊退欧,急剧动荡、全球经济由此受到重挫,魏伦)—希腊若退出欧元区将对欧洲经济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伦敦9月13日电(全球经济记者

图片 1

  “希腊退出”成为最近国际上争论最多的话题,甚至有人还专门创造出了一个新词:Grexit。综合各大机构的看法,现在断言希腊会否退出欧元区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共识就是,各界普遍认为,相比以往任何时候,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威胁和风险都更真切。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欧元区乃至全球都可能受到较大冲击,其中也包括中国。

5月15日,希腊大选后三次组阁失败,不得不重新进行大选。同一天,在野17年之久的法国社会党重新入主爱丽舍宫。5月18日至19日,八国集团峰会就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进行磋商,成为峰会主要议题。这三件大事都围绕着一个中心问题,那就是希腊主权危机再次告急,市场担忧加剧,有关“希腊退欧”的猜想甚嚣尘上。

伦敦9月13日电(全球经济记者
魏伦)—希腊若退出欧元区将对欧洲经济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崛起的亚洲将再添吸引力,中国人民币也将加速国际化进程。

  ⊙本报记者朱周良

有专家警告:“希腊退欧”代价高昂,会造成希腊和外部世界“双输”局面。“退欧”对希腊无益:如果希腊自己“退欧”,那不仅是“退欧元”,而且还得“退欧盟”。届时,希腊人要面对“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挑战。希腊一旦开了“退欧”先例,多米诺骨牌效应将在欧元区蔓延。如果希腊“退欧”导致欧洲金融市场
急剧动荡、全球经济由此受到重挫,刚刚有复苏迹象的美国经济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这将对奥巴马的选情造成重大冲击。另外,对全球其它经济体而言,即使希腊“退欧”对他们的命运无关痛痒,但短期的、迫在眉睫的冲击却是实实在在的。“希腊退欧”带来的一系列政治、经济、社会的后果,难以预料。

图片 1

  退出可能性在增加

面对希腊变局,欧洲舆论反应前后不一。先说希腊人民坚持留在欧元区,后来又说希腊宁愿退出欧元区,也不愿意坚持难见成效的财政紧缩政策。但德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一方面看到希腊国内生产总值仅占欧元区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的2%,即使希腊退出欧元区也不会对欧元区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又担心希腊退出欧元区将造成连锁反应。

2010年11月4日,欧洲央行总部前拍摄到的欧元标识。 REUTERS/Kai Pfaffenbach

  5月初的大选让希腊陷入了政治乱局,反对国际援助方案和财政紧缩的左派政党一跃成为希腊第一大政党。但不管是左派政党,还是更为保守的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都未能成功组建联合政府。希腊将在本月17日再次举行大选,如果届时左派政党上台并阻挠国际援助的推进,很可能导致欧盟方面切断对希腊的援助,让希腊陷入违约和被迫退出欧元区的未知危险境地。

面对希腊即将开始议会选举,它们一方面告诫希腊应坚持紧缩财政政策,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一方面又敲打希腊,称如不坚持紧缩,将得不到财政援助。

就在不久前,欧元区解体的後果还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现在已时过境迁。

  欧盟一些国家和金融机构最近都在私底下为希腊可能退出做分析和各种准备,以防范可能出现的冲击。很多国际大行也发布了针对希腊问题的研究。

希腊前景不明,法国大选中左翼的社会党获胜,明年德国议会选举,中左翼的社民党可能再度进入政府。这一切表明,在欧洲各国经济不振、失业率增加、人心思变的情况下,选民更希望主张维护普通百姓利益的中左翼政党上台,取代较多代表企业家利益的右倾保守党。

对希腊还能再承受多少财政紧缩的质疑与日俱增。同时,欧洲央行通过紧急贷款与买入债券来救助希腊等欧元区国家,但是这种做法对于欧元区主要出资国–德国来说,其国内支持性民意与政治意愿还能维持多久,也益发令人忧虑。

  摩根大通认为,现阶段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已升至50%左右,而在几周前该国政界联合组阁失败之前这一概率仅为20%。

目前在欧洲仅有丹麦、奥地利等四五个国家仍由中左政党执政。继法国中左翼社会党上台后,明年德国、意大利都有可能政权更迭。欧洲这三大国政局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欧洲今后一个时期的政治左倾趋势行将加强。

欧洲央行部分内部人士对此也感到不满。

  中金公司指出,希腊银行近期的存款外逃速度很快,同时由于希腊银行注资被延迟,欧洲央行已暂停对多家希腊银行参与公开市场操作的资格。如果希腊银行资本困境不能解决,在极端情况下,希腊将被迫自己印钞,脱离欧元区。

在法国大选之后,共同治理主权债务危机的“德法轴心”已经出现重大裂痕,但并不是不可弥补。这次八国首脑峰会发表的最终公报,中心意思是主张刺激经济增长,期望希腊不要退出欧元区。从八国首脑相互之间的接触来看,法国社会党显然和美国民主党在政见上较为接近。

随着危机持续深化,结局若变得难以预料,其後果必将不堪设想。

  汇丰银行已制定了一套指标,用于估算希腊退出欧元区对欧元的整体破坏程度有多大。总体上汇丰认为,对欧元来说,希腊的退出欧元区之路越痛苦、漫长越好。如果退出太容易,对其他国家就会产生更大的退出诱惑,欧元区会让人觉得可以轻易分裂解体。

德国舆论先是担心,在治理经济问题上,美法接近、德美距离扩大,总理默克尔与会可能会受到冷遇。但是今年一季度欧元区经济没有衰退,这主要得益于德国经济保持增长。面对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奥巴马最重要的是担心欧元区重新陷入衰退,冲击美国经济。因此奥巴马重视和默克尔的磋商,并肯定德国发挥的重要作用。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隆巴迪(Domenico
Lombardi)指出,欧元区各经济体联系紧密,17个成员国任何一个退出,都相当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不过,也有不少机构并不认为希腊真的会离开欧元区。前摩根士丹利亚洲非执行主席、耶鲁大学教授罗奇就认为,政治意愿可能成为拯救欧元区的最后利器,欧洲核心国家不愿也不敢让希腊立下一个很糟糕的先例。

万一希腊退出欧元区 世界到底会怎样?
这是5月17日在希腊首都雅典的议会拍摄的就职典礼。由皮克拉梅诺斯任总理的希腊看守政府17日宣誓就职。新政府的主要任务是领导国家在一个月后再次举行议会选举。

希腊不能主动退出,外界也不可以使用外科手术方式将其开除欧元区。否则,市场会将下一个目标瞄准意大利。如果意大利紧接着被迫出局,法国各银行或将因对意大利债券的敞口而面临崩盘。这些银行已经在短期资金融通方面备感压力。

  高盛集团指出,目前来看希腊退出欧元区并非可能性最大的结果。眼下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希腊将涉险过关。虽然国际债权人可能暂停向该国提供救助款,但银行业可能仍然能够动用欧洲央行的融资安排。

银行挤兑?经济衰退?社会混乱?

隆巴迪说道:“几乎没有可能划定分水岭。在正常情况下,可以设计一个有序退出框架,但是我们陷得太深了,已经无法采取这种方式。”隆巴迪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他认为欧元区解体与否的机率各占一半。

  渣打银行(微博)认为,目前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欧洲央行和其他成员国将采取有效举措“把门关好”,防止风险在其他欧洲国家扎根。美国银行美林表示,近期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在增加,但是鼓励希腊留在欧元区的力量也在增加。

希腊:已经习惯于耍赖,其左翼党派现在抱有的幻想是,“即便我想退出,欧元区也会求着我不要退”,就是想倒逼国际债权人继续为其财政漏洞埋单。

**聚焦意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