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骨眼:永续债能不可能顶住灭绝中夏族民共和国际商业信用贷款银行当银行资本缺口重任?

资本充足率较一季度末上升的有9家,补血潮,而监管支持银行进一步补充资本

图片 1

摘要:今年二季度人民币信贷保持快速增长,银行相关资产加速回表,部分银行资本消耗也在明显加快。这一趋势在上市银行半年报中有所体现。截至29日晚间发稿,已公布半年报的21家A股上市银行中,资本充足率较一季度末上升的有9家,下降的有12家,下降家数略多于上升…

大行千亿融资二度来袭 多银行资本补充仍待批

上海12月26日 –
中国商业银行压力山大的资本缺口,有望迎来永续债“活水”。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研究推动商业银行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意味着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有了新渠道。尽管政策细则尚待明确,不过多家银行已经在筹备中,待政策开闸即可发行。

  今年二季度人民币信贷保持快速增长,银行相关资产加速“回表”,部分银行资本消耗也在明显加快。这一趋势在上市银行半年报中有所体现。截至29日晚间发稿,已公布半年报的21家A股上市银行中,资本充足率较一季度末上升的有9家,下降的有12家,下降家数略多于上升家数。

上市银行“补血”潮或将持续

图片 1

  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背景下,未来银行信贷投放力度预计持续加大,这对银行资本金提出了更高要求。部分银行正寻求补充资本尤其是核心一级资本的渠道。据上证报观察,部分银行已经行动起来,积极进行定增、可转债,力求夯实核心资本。

今年以来,在日趋严格的内部监管环境下,我国银行业现有资本水平中存在的“水分”不断被挤出,国际监管规则的落地也对我国大型银行提出了更高的资本要求,多重因素叠加导致我国银行业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今年以来,四大行中农行、工行相继推出千亿融资公告,中报数据亦显示,26家A股上市银行中,15家资本充足率出现下滑。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的柜员在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银保监会此前公布的监管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保持总体稳定,但是较一季末微降0.07个百分点,其中股份行、民营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均有所下降。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资管新规落地、监管强化、银行回表压力加大,资本损耗压力会加剧,银行资产规模扩张也将带来资本补充压力,预计下半年银行“补血潮”仍将继续。

步入逆周期的银行业,在资本管理中持续面临资本充足率偏低、利润增长乏力、资产回表及监管要求趋严等压力,资本补充的渠道却相对匮乏。业内人士认为,永续债有望接力优先股成为银行资本补充的核心工具,而监管支持银行进一步补充资本,也有利于表外回表并增强银行信贷投放能力。

  这一趋势在上市银行半年报中亦有所体现。目前这21家上市银行中,资本充足率较一季度末上升的有9家,包括农业银行、南京银行、平安银行等;较一季末下降的有12家,包括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招商银行、光大银行等。

银行资本充足率降多增少

“永续债对非银企业来说不是新工具,对商业银行来说一种创新举措,之前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工具只有优先股。”一位地方央行人士对称,“央行今年也在研究,有的银行已经在准备了,我们四季度调研的过程中,资本补充压力很大也是银行反映较为集中的问题,尤其是中小银行。”

  其中,农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上升最多,为1个百分点;常熟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下降最多,为1.12个百分点。

根据监管要求,到2018年底,按照《巴塞尔协议Ⅲ》,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8.5%、9.5%和11.5%,非系统性重要银行要分别达到7.5%、8.5%和10.5%。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指出,从监管的意图来看,今年以来,监管鼓励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相关政策陆续出台,为银行进一步充实资本拓宽道路。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为其中的一项措施之一,体现了政策的一贯思路,预计未来银行补充资本的路径将不断拓展。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表现也类似。21家银行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上升的有8家,下降的有13家。

中报数据显示,上半年26家上市银行均达到监管标准,但其中15家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有所下降;14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16家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

具体而言,一方面,利于“表外回表”及前期监管政策的进一步推进;另一方面,部分银行盈利增速低于规模增速,银行资本内源补充能力有所弱化,导致资本补充压力提升。随着国内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办法的最终确认,部分银行面临更高的资本监管要求。银行当前依然是规模驱动型行业,夯实资本利于长期发展。

  对于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的原因,广发证券银行组首席分析师倪军表示,在上半年降杠杆、去通道、压降同业的背景下,表外融资收缩,导致表内信贷增长并在社融中占比提升。信用扩张中的比例变化导致了银行资本消耗上升。

具体来看,五大行中,除农行千亿定增使其资本充足率由去年末垫底拉升至行业中游,工行、中行、交行、建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下降。其中,工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41%,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4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44%;中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41%,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2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6%;交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14%,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6%;建行资本充足率虽较去年底上升0.14%,但一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微降0.03%和0.01%。

一位银行高管表示,明年政策的一项重点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意味着未来银行信贷投放力度将持续加大,这对银行资本金提出了较高要求,此举也是支持银行加大放贷;同时,表外回表也会加大银行资本计提压力,一些银行会面临明显的增加补充资本压力,永续债是一级资本最有效率的补充方式。

  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背景下,未来银行信贷投放力度将持续加大,这对银行资本金提出了较高要求。

与大行相比,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农商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则承受更大压力。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和杭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高于监管红线不足1%。光大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杭州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8%、11.97%、11.92%、13.44%、13.53%,分别下降0.81%、0.40%、0.49%、0.89%、0.77%。招行、兴业、中信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分别下降0.40、0.33、0.31个百分点。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周三称,昨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从目前来看,信贷增速如果继续保持平稳,比如保持在13%左右,估计对资本充足率不会有太大影响。但从目前趋势看,信贷增速似乎还有加快的可能性。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环比提升较多的银行为农行和浦发、平安、南京、宁波、无锡银行,分别环比提升72%、30%、15%、35%、27%、42%。

所谓永续债,是指没有明确到期日或期限非常长的债券,即理论上永久存续。投资者不能在一个确定的时间点得到本金,但可以定期获取利息。此外,永续债还具有发行人赎回权、高票息率、票面利率跳升或重设机制等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