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养老的时代,出租房里如何安放即将到来的老年时光!

以房养老全国范围展开,提出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4个城市开展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保险试点

图片 2

图片 1

近日,银保监会印发《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提出即日起将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从此前的试点扩大到全国范围,进一步深化商业养老保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满足老年人差异化、多样化养老保障需求。

随着上周“以房养老”保险试点正式落地,一时间,“以房养老”究竟该怎么养成为全社会讨论的热门话题。随着国内老龄化趋势的不断加快,养老将成为众多老人、甚至是中青年无可逃避的问题。

生活是焦虑的,无论是是中产还是非中产,每个人面对的焦虑都是不同的,但是汇总到一起总能和房子关联上。

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即以房养老,已不是一个新概念。2014年6月,原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4个城市开展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期为两年。

此前尽管各地已有不少试点,但相关业务开拓举步维艰,传统养老观念以及不可确定的房地产价值风险等都是限制“以房养老”推开的“拦路虎”。而此时推出“以房养老”保险试点,监管层意欲何为?“保险版”以房养老又有哪些不同?作为“以房养老”成功案例的美国究竟有哪些经验可供借鉴?

房子是套在人们脖颈上的枷锁,无法摆脱束缚,也无法逃避,曾经生不起、活不起、死不起只是当做一个笑话来看待,但是人到中年,才知道这些都是摆在桌子上的现实!

2016年7月,原保监会将试点期延长至2018年6月30日,将试点范围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等省份部分地级市。

形势

社会人口老龄化这么高大上的社会学问题现在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又和房子联系到了一起,以房养老的时代被宣布开启。

有数据显示,试点4年来,虽有多家保险公司得到试点资格,但实际开展业务的仅一家。截至今年7月底,该公司累计承保139单,其中北京、上海、广州三地的保单数占总数的80%,领取养老金最高的家庭为3万余元,最低约2000元。

2053年每3人中就有1老人

1

多数不考虑以房养老

6月23日,酝酿多时的《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终于出台。《意见》鼓励保险公司开展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期间为2年,地区为北京、上海、广州和武汉,自2014年7月1日起。

以房养老全国范围展开

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具体就是,老人以自己的房产作为抵押,从保险机构获得养老金,同时继续居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投保人过世后,保险机构获得处理抵押房产的权利,这是解决老年人“有房产、无现金”问题的有效手段。

“以房养老”保险政策落地,再次引发全社会的关注。对于保监会此次出台新政,有保险机构人士分析称,“以房养老”试点的提出,是基于当前国家养老面对的几大难题,如日益加剧的老龄化趋势,“4+2+1”的家庭模式令新一代生活压力过大等等。

8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要求从即日起,把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简称“以房养老”)推广至全国范围开展。

有养老行业人士认为,以房养老是建立多层次养老保障制度的一个创新举措,但此前之所以推广不够顺畅,主要是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其中最主要是观念问题。

事实上,当前国内人口老龄化问题已十分严峻。根据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与海康人寿共同发布的《2014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截止2013年底,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已达到1.32亿人,占中国总人口的9.7%,且每年以1000万人的速度增加。预计到2053年,老龄人口将达到峰值4.87亿,占总人口35%,即意味着每3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老年人。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摆在每个人面前必须面对和解决的课题。

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即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并按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年人过世后,保险公司获得老人房产的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以房养老保险已经走向全国,您将来会考虑以房养老吗?”面对《民生周刊》记者的提问,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居民王青摇了摇头。

对于推出试点的意义,业内人士认为,在养老市场中,金融机构的优势在于解决养老资金来源与盘活养老存量资产,当前推出试点,也意味着金融保险参与养老和基本养老市场的政策支持力度在提升。伴随着中国社会的老龄化正不断加速,以房养老保险的推广将是大势所趋,不过,受当前商品房产权以及传统观念等因素约束,以及“以房养老”作为基本养老体系内的一种市场探索,“以房养老”保险短期内或难以迅速推广。

“以房养老”这事儿并不是新鲜事了,早在2013年就提出“鼓励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并且正式在全国部分城市开始了试点,但是似乎该项业务并没有受到人们的欢迎,截止到2018年6月底,全国只有一家开展了这样的业务,而且也仅仅只有98个家庭139位老人办理。

王青的小孙子刚出生9个月,全家人的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我和老伴就是不给儿子留东西,也要给孙子留一套房子!”王青直言,即便将来遇到养老压力,也不会考虑以房养老。

与此同时,“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将住房抵押与终身养老年金结合起来,通过发挥保险机构产品和资金运用灵活性的优势,尝试一次解决养老资金从何而来和如何养老的问题,其政策意义要大于经济收益。”上述人士认为。

这样惨淡的试点结果下依然要全国推广,这件事情其实也说明了我国严峻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和养老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多数自有房产的老年人打算把房子留给下一代。还有一些老年人认为,即便打算以房养老,也不是把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来获取养老金,他们更倾向将房子出租,用租金养老。

那么,什么是“以房养老”呢?公众一般谈论的“以房养老”,其实官名叫做“反向抵押贷款”,也俗称“倒按揭”,是一种将住房抵押与终身年金保险相结合的创新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

虽然以房养老这时候推出全国并非确定恰当,但是透露出的问题就是,在养老方面,除了房子什么都是靠不住的。

据《中国养老金融调查报告2017》数据显示,我国有71.1%的调查对象养老资产储备在50万元以内,在未做任何储备的人群中,有接近18%的人年龄在40到59岁,这个群体临近退休,未来生活面临较大挑战,房产等固定资产或可成为养老储备的重要补充。

即60周岁以上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可将自有产权的房子抵押给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后者在综合评估借款人年龄、生命期望值、房产现在价值以及预计房主去世时房产的价值等因素后,一次性或每月给房主一笔固定的钱。房主继续获得居住权,一直延续到房主去世。当房主去世后,其房产出售,所得用来偿还贷款本息,其升值部分归抵押权人所有。

2

上述报告显示,我国1.02亿60岁以上城镇人口,拥有住房面积共约33.66亿平方米,按照2015年的住宅商品房均价6473元/平方米,可以推算出城镇老年人自有住房价值接近22万亿元。假设其中仅1%的老年人参与以房养老,其市场规模也达2200亿元以上。

反向抵押贷款最早起源于荷兰,而运作最为完善、最具有代表性的则属于美国,除这两个国家之外,加拿大、新加坡、英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的住房反向抵押贷款也发展得比较完善。

楼市深度捆绑

图片 2

资料显示,国际上住房反抵押参与的主体为政府和保险、银行等金融机构,在日本还存在房地产企业以住房重建的形式参与。

一直以来都是在对房产上附加的属性进行剥离的工作,比如租售同权、租房也能上学、租房也能就医等等,但是这次来了个以房养老,不得不说这是否是一个成熟的时机。

▲现阶段,多数老年人不会选择以房养老。图/郭鹏

问题

现在的楼市陷入了越调越涨,越涨越调的情况之下,主要愿意还是楼市房产附加的资源太多了,金融层面、教育、医疗,到现在养老也将绑定到房子上。

供求双方都担心收益不划算

“以房养老”如何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