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江湖新势力异军突起 银行支付体系外的新生力量

并且加强了牌照管理,随着监管力度加强,支付机构的盈利模式将发生重大的变化,我们现在做第三方支付牌照申办的,邹宁就职于深圳市某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由于具体政策尚未出台

摘要:2016年、2017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交易规模分别为107万亿元和160万亿元。随着监管力度加强,支付机构的盈利模式将发生重大的变化,中小支付机构未来将何去何从?哪些支付机构能够脱颖而出?
截至去年底,支付宝、财付通(微信支付)和银联商务,分别以39…

第三方支付迎来行业“整肃风暴”

  2016年、2017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交易规模分别为107万亿元和160万亿元。随着监管力度加强,支付机构的盈利模式将发生重大的变化,中小支付机构未来将何去何从?哪些支付机构能够脱颖而出?

长江商报消息
停发牌照和并购重组将成新常态,欲破支付宝等98%市场垄断,出路在移动支付

  截至去年底,支付宝、财付通(微信支付)和银联商务,分别以39.03%、27.01%和16.98%的市场份额位居前三位,三者的市场份额达到83%。排名前列的还有快钱、汇付天下、通联支付、易宝支付、环迅支付

“说白了,我们现在做第三方支付牌照申办的,就是看政策吃饭。”

  央行已不再发放支付牌照,并且加强了牌照管理,据网贷天眼统计,目前已有24张牌照被注销。这导致牌照价格大幅上涨,但那些希望布局金融业务的企业依旧不惜重金收购

3月27日,面对长江长报记者的探寻,邹宁如此表示。由于具体政策尚未出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这份工作还能做到什么时候。

  备付金全额交存后,没了备付金利息收入,支付机构只能通过产品创新、业务创新以及服务创新实现持续发展和盈利。在增值服务方面,多数支付机构将目光转向B端企业级支付市场和跨境支付

眼下,邹宁就职于深圳市某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主要是做第三方支付申牌咨询和信息化建设。可是近来“央行或将停发第三方牌照”的传言甚嚣尘上,这也让他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无限担忧。

  近年来,国内支付行业突飞猛进。支付宝、财付通推动的支付变革,让中国的移动支付一度被冠名“新四大发明”之一,其支付规模、渗透率、技术以及模式等方面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处于领先水平。支付机构异军突起,成为银行支付体系之外的一支新生力量,极大地提高了国内支付市场整体的创新与服务水平。

“目前北上广深已经暂停申办。”邹宁在电话里向长江商报记者感叹,“政策好,大家都想做,我们才有饭吃,但如果政策出现限制,或门槛提高,那我们的工作也不好做了。”

图片 1

2011年以来,央行开始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截至目前,已有269家第三方支付机构活跃在国内的金融市场上。但由于机构数量多,且绝大多数业务比较重叠,为了争抢市场不得已大打价格战。

  据艾瑞咨询数据,2016年、2017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交易规模分别为107.3万亿元和160.4万亿元,增长率分别为105.2%和49.5%,预计未来3年交易规模仍将稳定增长。其中网络支付风头正劲,2017年全年,国内非银行支付机构发生网络支付业务2867.5亿笔,业务笔数已经是银行电子支付的两倍,涉及金额高达143.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5%和44.3%。

一方面,主要靠收取手续费来维持运营;一方面,又要降低费率来抢占市场。“市场俨然已成为一个红海。”讯联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寇向涛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如此打比方。

  不仅如此,由于监管层收紧支付牌照,牌照价格也开始水涨船高,譬如,2016年第三方支付公司联动优势就被创纪录地卖了30亿元。

鱼目混杂,监管不力,恶性竞争……市场长期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或许监管层是时候出手了,而第三方支付行业势必要兴起一场“整肃风暴”。

  但支付市场看似花团锦簇,实际上也是乱象丛生,二清、外包、无证、套码套现、接口转接为违规商户提供支付服务、备付金违规占用以及沦为洗钱通道等问题相互纠缠。

竞争白热化 市场俨然已成“红海”

  面对如此现状,央行自2017年开始加强了监管,最新的处罚案例为7月30日,央行官方网站公布了对第三方支付公司卡友支付、付临门分别为2582万、892万的罚单,并要求卡友支付在一年内退出25个业务严重违规的省份,成为一次性被要求业务退出省份最多的公司。整个支付产业的监管思路也从鼓励创新、效率重新变为合规、安全为重,其中,“备付金管理”和“断直联”可以说是对支付行业治理的釜底抽薪之策。

今年1月份,上海畅购被曝挪用备付金、资金链断裂,或将成为国内第一家倒闭的第三方支付企业。而在去年12月,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因违规发展商户,被央行暂时收回支付业务许可证。“这是史上最严处置措施。”寇向涛表示,最近两年支付行业一系列乱局让监管层压力很大。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支付宝、财付通占据了支付市场近七成的市场份额,本身留给200多家支付机构的市场空间就很窄了,再加上在新的监管政策下,支付机构的盈利模式将发生重大的变化,中小支付机构未来将何去何从?哪些支付机构能够脱颖而出?

第三方支付牌照分为三种:网络支付、预付卡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据银率网理财分析师毛亚斌介绍,第三方支付盈利模式主要包括收单手续费、备付金利息收入、预付卡利息收入、平台搭建利润。银行卡收单业务中,发卡行、收单机构、卡组织依次按照7:2:1的比例分成手续费,网络支付佣金水平和银行卡收单业务水平相当。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会产生大量的沉淀资金,这些沉淀资金产生的协议存款利息也是第三方支付收入的一个主要部分。

  支付机构众生相

“目前,收单和预付卡是存在问题比较多的两块。”寇向涛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收单主要靠交易手续费,基本没有备付金的存留,隔一两天把钱打到商户账户上,走的基本都是“规模效益”,即商户数越多,交易规模越高,收取的手续费就会越多。

  尽管移动支付无处不在,多数人也都接触了移动支付,但更多人感知的却是支付宝、微信支付两个龙头支付品牌。

“但近两年来,收单市场已俨然成为一个红海(竞争白热化的市场,跟‘蓝海’概念相对)。”寇向涛介绍,主流的收单机构,如汇付天下、快钱、通联以及银联商务等第一梯队已经占据收单市场的主要商户群,随后富友等第二梯队也涌入到第一梯队,导致第三梯队的小型收单机构的商户数不高,盈利也不强,后续服务自然也不会太完善,所以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因此规模越大的越盈利,规模越小的市场会越收紧,面临的挑战也越严峻。

  事实上,第三方支付市场规模庞大,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国有243家持牌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不过各家实力差距巨大。

为什么说收单市场已经成为一个红海?寇向涛称,因为机构数量多,且绝大多数业务都是重叠的,有些收单机构为了争抢市场,大打价格战,“你比我低,我比你低,低到比正常的市场费率还要低。而另一方面发卡银行需要收取手续费,也许还有银联的转接手续费,所以有些第二、第三梯队的支付机构,它们不但不赚钱,而且为保证自己的市场不被侵蚀,往往还在贴钱,所以总的来说是在赔钱。”

  由于市场上的统计机构并不能拿到全行业的数据,因此各家机构推出的排名略有不同。以艾媒咨询发布的最新中国第三方支付机构综合支付市场交易份额占比统计为例,截至去年底,支付宝、财付通(微信支付)和银联商务,分别以39.03%、27.01%和16.98%的市场份额跻身前三位,三者的市场份额达到83%。排名前列的还有快钱、汇付天下、通联支付、易宝支付、环迅支付,市场份额分别为7.01%、2.57%、2.15%、1.25%以及0.78%。其余200多家支付机构的市场份额仅占3.2%。综合支付,是指银行卡收单、网上支付、预付卡受理等一体的综合支付结算体系,而在移动支付市场呈现寡头特征,支付宝与微信支付拿下九成的市场份额,占据绝对优势。

而预付卡企业面临的问题是正常盈利模式单一,若要多赚钱,极易产生违规操作。寇向涛介绍,预付卡企业有备付金沉淀,即消费时才去划拨,不消费时资金还留在支付机构里。但由于预付卡额度不高,导致备付金沉淀也不是很高,所以企业仅主要靠备付金的利息盈利的话就不赚钱,那么企业就会把备付金拿去做理财,做非银行管控。“如果说,企业拿备付金做投资,那么风险是不可控的,像畅购这样拿着备付金理财,结果资金没回来,问题就暴露了。”寇向涛说。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面对两个龙头的垄断地位,正规军银联商务一直试图反扑,2016年联合苹果、三星、小米、华为等手机PAY争夺市场份额,2017年又大手笔地联合各家商业银行推出“云闪付”APP等一系列措施,但从市场反应可以看出,中国银联在用户使用频率上远远无法与互联网巨头抗衡。不过,在央行对第三方移动支付的规范和监管中,银联最具合规身份,拥有政策支撑。相比支付宝以及微信,银联连接的各商业银行还拥有高净值用户、优质的金融数据,因此银联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支付宝成霸主 七家份额高达98.4%

  快钱支付则是2016年底万达集团斥资3.15亿美元收购而来的公司,彼时快钱支付的交易规模排在行业前五,是支付牌照最为齐全的公司之一,收购后成为万达互联网金融布局的重要砝码。资料显示,快钱的盈利模式为第三方支付与超市、便利店、电影院、酒店、停车场、交通枢纽等不同场景相结合,试图实现“现场+财经”的战略布局,并衍生出一系列财富管理、信贷产品。

抛开预付卡和收单两块,在网上支付这一市场中,最具标志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当属支付宝。除了它与淘宝在网购领域一同“俘获”无数“败家女”并成就了马云外,研究机构的统计数据也能说明支付宝的地位。

  汇付天下成立于2006年,今年6月在香港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汇付天下在中国拥有超过580万家小微商户、1500家互联网金融提供商及各垂直行业的4000家公司,主要集中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在线旅游平台、跨境电商等新兴行业及金融、教育、物流及医美等传统行业。2015年至2017年,汇付天下分别录得营业收入人民币5.56亿元、10.95亿元及17.26亿元;期间分别产生净亏损760万元及盈利1.19亿元、1.33亿元。

艾瑞咨询研究数据显示,2014年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超8万亿元,同比增长50.3%;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近6万亿元,同比增长391%,约为2011年交易额的80倍。其中,支付宝的市场份额占比49.6%,财付通占比19.5%,银联占比11.4%,快钱占比6.8%,汇付天下占比5.2%,易宝支付占比3.2%,环迅支付占比2.7%,其他占比1.6%。

  通联支付则是由上海国际集团、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中国万向集团等机构于2008年共同出资设立,总部在上海,主要业务为行业综合支付服务和金融外包服务。2017年5月,被誉为“中国VISA”之父的万建华回归,担任通联支付的董事长、CEO,原法人代表肖风转任该公司董事。值得注意的是,招商银行、国泰君安、中国银联、证通公司等多家金融巨无霸机构都曾留下万建华的身影。他曾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资金管理司宏观分析处处长、招商银行总行常务副行长、长城证券董事长、招商证券董事长、中国银联首任董事长总裁、上海国际集团总裁、国泰君安董事长、证通公司董事长。董事长的金融背景,有助于通联支付在金融外包行业的拓展。

支付宝如何独霸互联网支付半边天?对此,长江商报记者致电支付宝公关总监朱健。他表示,因为淘宝最初推出时正面临支付和信任问题,且互联网在当时也刚刚开始发展,支付和信心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2003年支付宝就以担保交易(卖家与买家的交易安全问题)这样一种创新的方式参与进来。

  易宝支付成立于2003年8月,围绕B端“支付+”行业,目前已经推出覆盖航旅、保险、电信、教育、新零售、跨境等十多个行业线的支付产品。

此外,寇向涛还谈到排名第四的快钱,“快钱每年纯盈利1个亿,但它最终选择被万达收购并不是代表没有出路,而是为了走得更远更稳。而第三梯队的支付机构一旦‘烧不起’,就只能卖掉保本了。”

  环迅支付是2011年首批第三方支付机构。今年6月,深圳盒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2.4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环迅科技22.5%的股权,此前有消息称,环迅支付法人栾毓敏将所持有的环迅支付股份质押给了盒子科技,这意味着盒子科技有意将收购环迅支付牌照。但是环迅支付的经营合规受到挑战,在继去年8月被罚没178.6万元后,今年5月再次被处罚6万元。今年前三个月,公司亏损近750万元。

谈到兼并重组,邹宁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现在包括深圳、北京的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已经在走“兼并重组”或转手的道路,因为第三方支付发展到今天,如果没有一定的资质,且仅靠收取手续费来盈利,是无法承受后期的运营维护。

  值得注意的是,在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中,综合支付交易额排名前列的公司名单中并没有明星企业拉卡拉的身影,其在细分市场占据优势,为线下第二大收单机构。

毛亚斌也表示,规模比较大的第三方支付一般都可以实现盈利,银联和支付宝分别是独立、非独立(寄生于电子商务网站的支付)第三方支付的代表企业,具备实现盈利的能力,“经营规模较小的第三方支付则不一定了。”

  在上述名单之外,京东支付、苏宁支付、百度钱包、平安付基于所在的平台交易量,市场份额也排在市场前列。

此外,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曾在2014夏季达沃斯腾讯TEF俱乐部主题酒会上表示:“央行目前批了269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其中如果能有三四家真的做到盈利,那就是相当不错的成绩,剩下的基本都在亏钱。”

  牌照价格水涨船高

央行或停发牌照 移动支付成最大机遇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交易规模呈现上升态势,叠加监管力度加强,表现在公司价值上,则是支付牌照的价格水涨船高。

面对大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找不到盈利模式只能恶性竞争,甚至出现兑付危机的现状,或许该央行出手了。据了解,“严格支付机构市场准入,鼓励现有机构兼并重组、持续发展健全市场退出机制,研究实施支付机构分类、分级监管”已经写入央行2月底下发的《2015年支付结算工作要点》通知中。